帝国之双面佳人 第七十六章

原创 小兜兜  2016-08-26  阅读 162 次

蒋严浩此时却没有注意龙芯蕾,他看向厉舒雅,带着质问的语气道:“厉舒雅,你请王齐铭吃饭是什么意思?”蒋严浩的眼神立即变得深邃,眼里的寒光也潜意识的释放着。

厉舒雅被蒋严浩问得实在无语,王齐铭是自己找上门的,怎么会是她请的,厉舒雅尴尬的不知道说些什么:“呃……”她此时不知道如何回答了。

龙芯蕾看不惯蒋严浩多管闲事的样子,她的紫眸冰冷的看向蒋严浩,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:“你吃撑了吗?如果吃撑了就出去跑两圈。”龙芯蕾冷不丁的说着。

王齐铭跟厉舒雅都齐刷刷的看着蒋严浩和龙芯蕾,此时,王齐铭已然猜出了龙芯蕾的身份,她是龙氏集团的大小姐,果然是冷傲的冰美人,他今天可算是开眼界了。

蒋严浩回头看着龙芯蕾一脸淡漠的表情,她的紫眸与他对视着,旁边的面她也只吃了一小口便不再动筷子了,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惹她不高兴了。

蒋严浩想着:是呀,他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,还管别人的事情,蒋严浩此时才发现自己怎么变成了家庭怨夫的模样了,怎么会如此爱多管闲事。

他的眸子略带着忧伤,他靠近龙芯蕾,小声的在龙芯蕾的耳边说了一句:“我出去一下,你要在这里等我回来。”蒋严浩说完便转身离去……

龙芯蕾依旧保持着冰冷,她不语,把蒋严浩做的汤面移到了蒋严浩坐的座位前,她抬眸看向王齐铭,与他对视后,龙芯蕾淡淡的说:“不管是你还是凌司翰,只要舒雅她开心就好,不然你们的下场会很惨。”说完,她优雅的端起旁边的开水,另一只手下意识的遮挡住喝水入口的动作。

王齐铭看着眼前的龙芯蕾,他阳光般的笑着说道:“龙芯蕾,我知道你是小雅的好朋友,刚才谢谢你为小雅说话,我喜欢小雅,我会照顾她,让她开心的。”他说完,厉舒雅瞪大着双眼看着王齐铭。

厉舒雅的脸又是吃惊又是愤怒的,她怒瞪王齐铭谴责说道:“王齐铭,你在胡说什么呀?我是有男朋友的,你神经病呀你,发作了赶紧去医院,不要在这里影响我的食欲。”王齐铭真是有病了,简直是不可理喻。

王齐铭看着生气的厉舒雅,毫不在乎她生自己的气,他凭借着一副打死都要赖着你的癞蛤蟆样子对厉舒雅说道:“小雅,我说的是真的,我喜欢你,凌司翰他既然保护不了你,我可以保护你,因为我的家人不会干预我的婚姻问题。”

他能说出这样的话,摆明了他已经调查过厉舒雅跟凌司翰的私人情感问题,他可不会让自己爱的女人受欺负,家人只不过是给个意见,他才不会傻到像凌司翰那样软弱无能。

厉舒雅从未有过的暴躁,她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生气,是因为她已经软弱够了,她不可以在继续这样了,她对着王齐铭吼道:“够了,王齐铭,你调查我我可以不追究,请你现在立刻马上离开这里,我再也不想见到你,你走啊……”厉舒雅的呵斥声回荡在房间里,她的每一字一句都让王齐铭心痛。

王齐铭收敛了笑容,他一脸严肃的看着怒吼的厉舒雅,他小声的说道:“小雅,我可以走,但是,我不会放弃你,你是我的,凌司翰算什么东西,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的懦夫。”

厉舒雅习惯性的维护着凌司翰,她再次向王齐铭吼道:“我不许你这样说他。”

王齐铭心里已经是一团怒火,他隐忍着。凌司翰有哪一点好?值得厉舒雅如此的维护。他不甘心,他是王齐铭,凌司翰能给她的他照样可以十倍奉上,就连他的爱都要比凌司翰的多十倍甚至百倍千倍。厉舒雅何时才能明白,一个男人如果觉得你不重要,自然不会在乎你的感受,但是王齐铭很在乎厉舒雅的感受。

见厉舒雅眼眸即将掉落的泪,他心里莫名的生疼,他说道:“小雅,你别哭,我马上走,但是,你跟凌司翰的事情,不会得到他母亲同意的,我希望你可以考虑清楚,凌司翰能给予你的爱,我王齐铭会以百倍千倍的爱来疼惜你,请你不要为了不值得的他而伤心。”

王齐铭说完便站起身,准备离去时,他看了一眼龙芯蕾,她依旧是波澜不惊的表情,王齐铭对着龙芯蕾说道:“对不起,龙大小姐,打扰了你的饭局,有机会,下次我请客赔罪。”他很绅士向龙芯蕾道歉。

龙芯蕾淡漠的微点头,算是礼貌的回应他。

王齐铭又转头看着厉舒雅,不想让她生气,他转身离开了……

也不知过了多久,厉舒雅才缓了过来,木讷的看着她身边已经人去楼空的座位,心里居然是空洞的,她是怎么了?为何会如此?即使是离开凌司翰一年,她都没有如此强烈的空洞感,她凌乱了,思绪全部乱成团,她甩了甩脑袋,手不停的按着自己的太阳穴,她头痛。

龙芯蕾的紫眸看着厉舒雅心烦表现出来的举动,她淡淡的说道:“舒雅,既然凌司翰给不了你安全感,给不了你承诺,你又何必纠结。”

厉舒雅双眼迷离的看着龙芯蕾,心里苦涩,她还爱凌司翰吗?她现在连自己都清楚了,她都不记得凌司翰的样子了,他的样子在她的记忆中越来越模糊。

可是有一个影子却越来越清楚,那是王齐铭的背影,是上次在她家里亲吻她额头就踱步离开的背影。那背影印入了她的心,她却浑然不知,她还维护着凌司翰,凌司翰维护她了吗?没有,好吧,她已经傻了,彻彻底底的为了凌司翰变傻了。

她的泪再也忍不住掉落了,她抽泣的问着龙芯蕾:“芯蕾,你说……我是不是很傻?呵呵……为了凌司翰,我什么都可以隐忍。可如今,我却变了,我变得如此的易怒暴躁,是因为我不再爱他了吗?还是我不够爱他?”她边哭便说着这些不曾对别人说过的私房话。

龙芯蕾保持着波澜不惊的冷颜,她的紫眸依旧看着厉舒雅说道:“跟着心走吧,或许你会找到答案。今晚的聚餐被蒋严浩毁了,我会跟他算账的”。

历史上的今天:

本文地址:http://yigujin.cn/908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公众号:aiboke112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小兜兜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WordPress免费清新BLOG/CMS响应式主题Nana专题文章
WordPress免费响应式主题:Nana

发表评论


表情